7z小說網 >> 玄幻魔法 >> 至暗黎明(書號:45365

第五百三十一章:狂化巨獸

作者:微雨吟清歡
    寧晚星滿意地點點頭。

    她說道:“我批準殘酷天使行動,現在就是要看文娑裳那邊了!

    凌軒逸笑了起來:“來這里之前,我就已經找過她了!

    “誒,你這家伙……”

    “這是標準辦事流程嘛,先讓文官批準,然后才能去找你們軍方!

    “不錯不錯,看來你還記得很清楚嘛!

    “這是規矩啊,我怎么敢忤逆著規矩來呢……咱們什么時候開始行動?”

    “現在開始動員,七十二小時后派出第六、第九和第十二遠征艦隊!

    “明白,不過我們這么大規模的兵力調動,帝國那邊會不會有什么奇怪的動靜?”

    “這個我不是很清楚,但如果帝國敢做什么不該做的事情,就讓第四艦隊讓他們見識一下什么叫做降維打擊!

    “明白了!

    凌軒逸點了點頭。

    寧晚星在殘酷天使行動的計劃書上簽了字。

    凌軒逸收下計劃書,敬了個禮后離開了寧晚星的辦公室。

    寧晚星長出了一口氣,舒舒服服地靠在椅背上。

    終于,對白葉守望和黑星守望的反擊要開始了。

    這些年來,白葉守望和黑星守望可是讓自己吃盡了苦頭。

    不說別的,單就他們把混沌帶到這世界上這件事就給寧晚星帶來了巨大的傷害。

    她輕輕嘆了口氣。

    不知為什么,寧晚星開始思考起戰爭勝利后的生活。

    思考了一陣后,寧晚星不由笑著搖了搖頭。

    她自言自語道:“我什么時候也開始做這種白日夢了?現在連八字都還沒一瞥,居然就開始想這樣的事情,真是……”

    笑了幾秒之后,寧晚星將注意力重新放回到桌面上的其它文件上。

    半個多小時后,文娑裳走了進來。

    她怯生生地坐在寧晚星面前。

    寧晚星微笑著說道:“怎么,娑裳?”

    “就……那個殘酷天使行動……我雖然批準了,但是……但是有點搞不清楚情況……我怕……我怕……”

    “怎么了?”

    “我怕我們做出錯誤的決定,讓被我們派出的士兵遭受巨大傷亡!

    “娑裳,這是戰爭,戰爭必然會死人的,何況如果我們不去打這一仗的話,可能會被白葉守望和黑星守望給吃掉!

    “可是……我們可以在戰爭前做出更全面的準備,以此來避免傷亡!

    “這我清楚,殘酷天使行動已已經把派去的士兵數量降到最低了,士兵以仿生人居多!

    文娑裳聽到這里,輕輕點了點頭。

    寧晚星起身走到她身旁,握住了她的手:“這是我們所必須經歷的!

    文娑裳沉默了幾秒,點了點頭:“我也曾是一個戰士,我知道什么是我們必須做的,新暮星團什么時候出發?”

    “等到需要新暮星團的時候,我自然會通知你們的!

    “嗯,我們也會時刻準備好,為了我們的生存而戰!

    “為了我們的生存而戰!

    ……

    葉凌辰捂著左臂上的傷口,咬著牙看著不遠處那頭四肢和軀體上都纏著符文鎖鏈的巨大怪獸。

    這東西簡直就是個巨大版的鱷龜。

    不僅如此,相比于鱷龜和這個體型的其它生物,它的動作簡直快得離譜。

    凌栩致的話療非常失敗。

    剛說了幾句,這頭巨型魔獸就發了狂。

    如果不是凌栩致及時地用魔法擋住了它的“原子吐息”,估計剛剛噴出來的那口炙熱的銀光就足夠殺死七八個人的。。

    瑪德,果然話療這玩意就不靠譜啊。

    對于這種已經發了狂的東西,最好的辦法就是直接干掉。

    能動手,不要多嗶嗶。

    嗶嗶多了,這個事情就變得復雜了拉起來。

    葉凌辰和這頭巨獸.交了兩次手,馬上就意識到這玩意絕對不是什么體型巨大的憨憨。

    第三次交鋒的時候,這巨獸身上射出的箭形鱗片差點把葉凌辰給打成篩子。

    雖然撐起了奧術盾,但這些箭形鱗片似乎和阻魔金粉末有點關系。

    奧術盾擋下了絕大部分,但還是有一片穿透了奧術盾,直接劃破了葉凌辰的手臂。

    葉瀟然快步走到葉凌辰身旁。

    她輕輕將葉凌辰的手拉開。

    傷口處流出的鮮血呈現出一種暗紫色。

    這顯然不是正常人類應該有的血液顏色。

    葉瀟然愣了幾秒鐘。

    葉凌辰嘆了口氣:“這就是代價,你……你不會覺得……”

    “不……沒事……”

    葉瀟然搖搖頭,馬上從儲物空間里拿出繃帶和治愈藥劑,迅速給葉凌辰處置了傷口。

    陸雪涵一劍砍掉這鱷龜.頭上的兩根尖角后也分享到了箭形鱗片的攻擊。

    葉凌辰和葉瀟然立馬上前,將這些如雨點般打來的箭形鱗片全部擋下。

    “這到底是個什么玩意!”

    陸雪涵咬著牙,將刺進自己手臂的鱗片拔了出來。

    “估計又是什么史前巨獸吧!

    葉凌辰看著眼前這巨大的怪物,不由嘆了口氣。

    瑪德,要是這樣的怪物再碰上三頭,鬼知道要怎么才能解決得了它們!

    單這一頭都快把自己這幫人給打成弱智了。

    看著這體型巨大的怪物,葉凌辰嘆了口氣。

    瑪德,到底要怎么樣才能干掉這怪物!

    這玩意也沒有個HP槽啊,自己這幫人的刮痧倒還是有點作用的。

    要是敢亮血槽,管你什么魔獸不魔獸的,刮痧都給刮死。

    但很顯然,現實世界是沒有血槽這種東西的。

    所以這個辦法應該是行不通的。

    另一邊,鴉羽等修靈者完全就沒辦法造成任何有效的殺傷。

    他們的能力打上去,這魔獸的身上只是象征性的冒出幾點火花,安慰一下他們而已。

    葉凌辰稍稍看了一下,便知道他們的靈源能力并沒有能夠穿透這只巨獸的外殼。

    造成傷害更是不可能的。

    即使是鴉羽最引以為傲的溢彩,也只是看看擊破了它的外殼。

    溢彩碰到這頭魔獸厚實的肌膚后,瞬間便煙消云散。

    葉凌辰不由嘆了口氣。

    瑪德,術士和修靈者之間的實力差距真的一道鴻溝啊。

    自己的攻擊再怎么樣,至少也能擊穿它的外殼和厚實的皮膚,讓這頭瘋狂的魔獸體驗到痛苦的感覺。

    但是這些修靈者的攻擊,最多也只是給它撓個不痛快的癢。

    雖然沒有造成傷害,但是這種撓癢式的攻擊還是激怒了這頭巨型魔獸。

    它憤怒地噴出了銀白的“原子吐息”,毫不吝嗇地將身上的箭形鱗片朝他們打去。

    這群人哪里頂得住這樣的攻擊。

    很快,包括鴉羽在內的修靈者各自在不同部位分享到了一支箭形鱗片。

    最倒霉的一個被射進左眼。

    葉凌辰看了一眼便覺得眼睛痛得不行。

    雖然洛雪撐著傷給他處理了傷口,保住了他的性命。

    但是這只眼睛肯定是沒希望了。

    葉凌辰嘆了口氣。

    凌栩致說道:“鴉羽,讓你的人不要再上來了!”

    說著,他的手指快速劃出了一個法印。

    一道銀白色光幕緩緩在這些人頭頂落下。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狂化魔獸猛地朝這群修靈者狂奔了過去。

    見此,傷勢較輕的洛雪馬上拔出劍,擋在了傷者和狂化巨獸之間。

    凌軒逸嘆了口氣:“回去,洛雪,你不是它的對手!”

    “現在只有我能……”

    不等她說完,葉凌辰便猛地沖了過去。

    在靠近這頭狂化巨獸的剎那,葉凌辰將矛尖凝聚在了已經準備好沖擊術的右手。

    沖擊術將伊敘之矛打飛出去,直挺挺地沒入了這只狂化巨獸的腦殼之中。

    葉凌辰的嘴角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

    現在第一步完成了,接下來就是徹底殺死它了。

    凌栩致扔出的兩道銀白色光束是實打實地沖破了它的外殼,鉆進了它的皮肉之中。

    葉凌辰不禁有些驚訝。

    這兩道銀白色光芒居然激活了伊敘之矛。

    “這……這是怎么回事?!”

    葉凌辰在心中充滿了疑惑。

    但是這個事情不是現在需要解決的。

    葉凌辰沖上去,站在狂化巨獸的頭上,在伊敘之矛上操作了一番。

    伊敘之矛迅速化為了七彩光束,迅速地從攻入地開始朝它的全身進發而且。

    很快,在這些七彩光束的效果之下,狂化巨獸體內異常的魔蘊開始消退了。

    葉凌辰松了口氣。

    這樣的話,狂化巨獸就算再怎么狂暴,沒有那些異常的魔蘊能夠支撐它的瘋狂。

    幾秒后,七彩光芒消散,伊敘之矛從打進去的位置飛了出來,飛回到葉凌辰的手中。

    頓時,狂化巨獸怒吼著向后退去,整個身體像是被抽空了一樣軟軟地頹到一旁。

    葉凌辰上前補上一拳,將它徹底轟倒在地。

    狂化巨獸連續怒吼了兩聲,還想要站起身,葉凌辰馬上又補上了一拳。

    瑪德,這種感覺好爽。

    葉凌辰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揚。

    這個伊敘之矛簡直就是怪物中的怪物。

    剛剛這個狂化巨獸還滿臉寫著無敵,現在就像是個任人宰割的羔羊一樣。

    連續三四拳之后,這只狂化巨獸終于失去了抵抗之力。

    它頹然地倒在地上,身上剛剛根根豎起的箭形鱗片此時也已經頹了下來。

    見此,葉凌辰緩緩上前,拔出了腰間的佩劍。

    就在這個時候,狂化巨獸忽然大吼:“殺了我,你們也別想活著出去!”
登陸7z小說網(www.0752hotel.com.cn)閱讀《至暗黎明》最新章節^-^[手機版請訪問http://m.7zxss.com]
琉璃神社里番acg※里番-baoyu最新无码网站在线观看-国内老熟妇videoh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