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神婿上門(書號:45499

第三百八十一章 萬凌霜覺醒

作者:非衣女生
    此刻,刀刃穿透了柳若冰的手掌。

    但柳若冰切并沒有發出任何痛苦的慘叫,而是呆呆地看著鮮血從掌心中噴涌而出。

    面對這一幕,手持利刃的保鏢怔了一下,隨即回過神來,打算將刀拔出來。

    可就在此時,柳若冰卻突然緩緩地抬起頭來,一雙原本漆黑明亮的眼眸,在這一刻伴隨著渾身上下散發而出的紅色氣息,開始逐漸變成了猩紅。

    此時她揚起嘴角,用那冰冷的嗓音笑道:

    “我回來了!”

    呼——

    頃刻間,濃烈的紅色氣息沖天而去,直接射向了京城的上空。

    ……

    幾乎是在同時,正在酒店休息的林娟突然睜開了雙眼,一臉驚愕地坐了起來。

    一旁的袁嬌秦媚有些詫異:

    “夫人怎么了?”

    林娟沒有說話,直接跑到了窗邊,拉開窗戶后朝著一個方向看去。

    雖然目不所及,但通過神識她卻能夠清晰地感覺到那股熟悉的氣息。

    一瞬間,她瞪大了雙眼:

    “這是……萬凌霜?!”

    ……

    萬凌霜散發出來的俢者之氣濃烈程度即便是毫無修為的凡人也能夠清楚地感受到。

    不過他們并不知道這意味著什么。

    感覺到四周一股氣浪噴涌而出后,那個保鏢便打算強行抽出刺入她手中的那把刀。

    結果柳若冰……準確來說應該是萬凌霜,一把捏住了這個保鏢的脖子,而另一只手的手指則插進了他的眼眶,像是抓保齡球般將他的腦袋捏住。

    “。。。!”

    保鏢頓時發出一陣凄厲的慘叫,餐廳里原本看熱鬧的眾人頓時傻了眼。

    “原來是這樣啊!

    讀取完柳若冰最新的記憶后,萬凌霜稍一使勁,直接將這個保鏢的腦袋給揪了下來,鮮血直接從脖頸中噴涌而出。

    “。。。!”

    這下子換成周圍的人慘叫了,一些反應較快的人更是連滾帶爬地朝著遠處逃竄,整個大廳頓時陷入了一片混亂之中。

    萬凌霜一臉平靜地開口道:

    “雖然你們和我無冤無仇,但現在我真的很生氣,不想放你們活著離開呢!”

    說完,她拿起手中的那顆腦袋朝著遠處的出口一丟。

    只聽得“轟隆”一聲,被腦袋擊中的房門當場崩塌,將整個出口堵死。

    “混蛋!”

    此時那個按住李原的保鏢轉身向她撲了過來。

    結果萬凌霜只是抬腳一踹,這個保鏢的身軀便被當場踢炸,殘肢碎片飛得到處都是。

    這反倒讓萬凌霜一臉詫異:

    “你們也太弱了吧?我只用了一成不到的力量啊……”

    “怪物,怪物!”

    話音未落,四周便響起了絕望而又驚恐的慘叫聲。

    “這就叫怪物了?看來得讓你們見識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怪物!”

    說完,她便沖了上去,對現場眾人展開了屠宰。

    在場的這些凡人面對這個來自修界的恐怖怪物,自然是毫無招架之力,眨眼間便被全部殺光,整個餐廳頓時安靜了下來,現場除了鮮血的流淌聲之外也就只能聽到粘稠血肉從墻上滴落時的啪嗒聲。

    看著眼前這血紅的大廳,聞著四周這刺鼻的腥臭,李原傻眼了。

    他呆呆地看著眼前的萬凌霜:

    “你是……萬凌霜?”

    正蹲在地上大快朵頤的萬凌霜回過頭來,沖著他微微一笑:

    “想我了嗎?”

    “你不是死了嗎?”

    “看我現在的這個樣子,顯然是沒死!

    想起之前那個神族女,萬凌霜依舊是心有余悸,甚至還有些后怕。

    對方的實力本就在自己之上,而當時自己正值重傷虛弱之際,因此面對那家伙的力量時,就像是遭遇了降維打擊一般。

    “當那家伙將萬凌霜的靈魂塞進來后,我便失去了意識,而就在剛才,一陣憤怒和恐懼讓我恢復了意識,這才重新出現在了你眼前!

    說到這,她四下打量了一遍:

    “這里就是凡間嗎?幾千年沒來過了,沒想到現在居然會變成這個樣子!”

    說著,她走到了餐廳的窗邊,興致勃勃地朝著窗外的景象看去。

    雖然萬凌霜的覺醒出乎了李原的預料,而他也不知道這究竟是好是壞,但有一點很明顯:

    她的及時覺醒不僅救了柳若冰,更救了自己,還順帶幫自己完成了復仇大計!

    隨即他便在餐廳的尸骸當中展開搜尋,想要看林強和蘇佳瑜這兩個罪魁禍首死了沒。

    結果找了一番后,他心中一沉:

    這兩個家伙都不在這里!

    看到李原臉色不太好,萬凌霜笑瞇瞇地走了過來:

    “怎么了?難道是因為我回來讓你不高興了嗎?別這么小氣嘛,雖然我又占用了你老婆的肉身,但我剛才可是救了你們兩個一命,否則你們現在肯定已經死了吧?”

    李原皺著眉頭說道:

    “那兩個家伙不在這里!

    “那兩個家伙?”

    萬凌霜愣了一下:

    “你說的是柳若冰記憶里那個叫做蘇佳瑜的女人和叫做林強的男人吧?”

    李原點點頭:

    “四周都沒有發現他們,而大門也被你弄塌了,照理來說他們應該無路可逃的!

    “會不會是從窗戶逃走了?”

    萬凌霜回頭朝著那幾扇窗戶看去。

    結果這幾扇窗戶除了沾滿血肉之外完好無損,并沒有被打開或者是打碎的痕跡。

    “奇怪啊,那些人都被我宰了啊,那兩個家伙怎么會跑了呢?”

    “難道是?”

    就在此時,李原像是想到了什么,趕忙走到了餐廳角落的墻邊。

    在墻壁的畫框上摸索了一下之后,李原找到了一個按鈕。

    當他按下去時,一旁墻角“咔嚓”一聲出現了一個一米高的黑色入口。

    “看來這兩個家伙是趁亂從這里逃走了!

    說完,李原便鉆了進去。

    萬凌霜沒有猶豫,也跟著走了進去。

    沿著一條狹窄的通道走了兩分鐘之后,二人推開了一扇石門,從李家大宅的樓墻里走了出來。

    此時四周有不少的李家下人。

    看到他們兩個,這些人怔住了:

    “這不是害死家主的罪犯嗎?他們怎么跑出來了?”

    就在此時,有六七個身著黑色西服的打手從遠處聞訊而來。

    面對李原和萬凌霜,這些人沒有猶豫,立刻向二人發動了進攻。

    “呵呵,這年頭的凡人還挺喜歡找死嘛!”

    萬凌霜冷笑一聲,飛起一腳,踢中了最前面的那名男子。

    啪!

    和之前一樣,即便她將力量控制在一成左右,但在被她踢中的一剎那,那名男子的身體還是當場炸裂,破碎的血肉四處飛濺。

    ???

    剩下的打手們看到這一幕都傻眼了,一個個呆站在了原地。

    就在萬凌霜要將他們都給解決掉的時候,李原卻突然開口道:

    “行了,這里是凡間,只要他們不對我們構成威脅,就沒必要大開殺戒!

    對此萬凌霜罕見地沒有表示質疑和反對。

    看到李原向他們走來,一幫打手被嚇得渾身顫抖,雙腿一軟,撲通一聲跪倒在地。

    作為專業的練家子,僅憑剛才萬凌霜的那一招,他們便意識到雙方之間的實力究竟有多大。

    這種天與地之間的區別絕不是靠人力能夠彌補的。

    所以此時的他們放棄了抵抗,直接選擇跪地求饒:

    “少主,饒命……”

    “我問你們,蘇佳瑜和林強去哪了,你們知道嗎?”

    一幫打手連忙搖頭:

    “我們不知道!”

    于是李原又朝著四周的那些李家下人看去。

    結果那些人也都表示沒有看到。

    李原心頭一沉:

    “這兩個家伙見勢不妙,肯定會在第一時間選擇逃離,如果不能在他們逃走之前抓住他們,恐怕今后很難再找到他們……”

    “你是想找那個林強和蘇佳瑜是吧?”

    就在此時,萬凌霜開口問道。

    “怎么,你有辦法找到他們?”

    “當然了!

    李原一愣:

    “你不是在騙我吧?”

    “我干嘛要騙你,只不過是尋找區區兩個凡人罷了,對我而言不過是小事一樁!

    說著,她閉上雙眼對著四周的空氣輕輕地嗅了嗅。

    幾秒后,她睜開眼睛抬手一指:

    “找到那個女人了,就在那邊!

    順著她手指的方向李原定睛一看,發現她指向的是李家莊園里的私人酒店。

    “真的嗎?”

    對此李原將信將疑。

    萬凌霜撇撇嘴:

    “不信算了,反正我能夠聞到這兩個家伙身上的氣味!

    想到她沒必要在和自己撒謊,于是李原便立刻朝著那邊進發。

    看著他這步行的速度,萬凌霜突然笑了起來:

    “就你這慢吞吞的速度,等你過去人家早跑了!

    李原有些尷尬:

    “我現在就是個沒有修為的凡人,你以為我能走多快!

    “嘿嘿,這不是有我嘛!

    說著,萬凌霜便將李原拉到了自己的背上,隨即一溜煙消失在了眾人的視線之中。

    這讓李原有些措手不及:

    “你這是干什么?”

    “抓緊了,我可不想把你給摔下去,以我現在的速度你要是掉下去的話直接被摔死了!

    足下生風,腳不點地的萬凌霜此時幾乎是在以飛的速度向前趕去,周圍的人甚至在她經過后還以為是一陣風。

    于是李原只好抱住了她,這讓萬凌霜心中一陣竊喜。

    可此時李原卻開始有些懷疑:

    “你到底打得什么算盤?”
登陸7z小說網(www.0752hotel.com.cn)閱讀《神婿上門》最新章節^-^[手機版請訪問http://m.7zxss.com]
琉璃神社里番acg※里番-baoyu最新无码网站在线观看-国内老熟妇videoh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