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嫖表哥(書號:45524

小劇場之?妖道14-18

作者:不動明王
    .

    ☆、小劇場之?妖道?第十四話

    第十四話 佳人笑掩芳心苦

    “我是可以!彼住聲線,抬起頭徐徐道;“但是,我不想!

    他的回答令她不禁一頭霧水,呆呆的望著他,仿佛被定住了身形一般。

    盡管相思苦毒反噬,然思念之人近在眼前,就連那疼痛也似乎輕了不少。他繃緊的嘴角不禁輕勾起小小的弧度。

    他探手,常年持劍而留有薄繭的指腹,終於碰觸到了那日思夜想的面龐。引得她微微輕顫,而他,則低低吐出熾熱的呼吸。對她,他G本難以撒手。

    長指纏入她的發絲,一次又一次,如陷入絲緞中一般的纏綿不去!拔覍幙闪舴词芍径蝗,究竟是何因由,你能猜出嗎?”

    她下意識的瞪大雙眼望向他,死死咬住下唇,繃得連呼吸似乎都想要屏了去。

    “我……我不敢想……我,我……我真的不敢……”顫著聲線,她突然暈的厲害,兩條腿兒似乎軟成那面團兒做的。

    身子突然被他猛地拉入懷中,他低頭,鼻尖有意無意的蹭著她的耳垂。兩人貼得太近,身上那相同的味道交纏繚繞在一起,似乎能在下一刻就將彼此融入血R一般。

    “受到反噬那刻,我很後悔!彼活,抬頭與他深邃的兩眼對上!暗仪樵高@般受罪,那是因為我想知道,你在思我念我之時,會是何種的滋味。如你痛,我想比你更痛!

    她從他的眼中讀到了那藏於瀟灑表象之下的固執狂拗。那樣的他,她并不陌生。不論是從前亦或是現在,不管是對自己亦或是對於她,他的眼中總會有著那抹焰火般的神采。

    “你這個男人,真真不是個良善的……連痛都不愿讓我一人痛了去!你怎會這般的心狠!”她摟著他,拍打哭泣呢喃。她何德何能,能教他如此傾心與她。情是恨,恨是情,他何苦把自身也糟蹋了進去。

    他的吻落下,她狠狠的回應啃噬,反攻而去。兩人皆中相思苦毒,彼此渴望已久,此刻**一動,更如燎原大火,再難控制。

    滾落在地板上,急切的已顧不得其他。衣衫盡數撕開,散落的丟棄一旁,褪下褻褲的下一瞬,他便埋入她濕潤的體內,與她緊密相連。

    她第一次知道他可以這般癲狂不羈,也第一次知道,自己竟也會如此的Y蕩放縱。兩人就如同發情期的野獸一般,只知將體內的**喂飽。

    她用力摟著他,尖叫著,哭喊著,長長的指甲嵌入他結實的背肌,卻不堪激情的重負而斷裂開了幾G。這一次,他與她的相思苦毒全攪在了一起,更將兩顆心也攪在了一起。

    激情稍褪,她神智慢慢回游。發覺他仍在體內,而他滾燙的俊臉正貼著她同樣發熱的肩窩,

    兩人就如同那纏繞不休的藤蔓。她聲嗓啞如裂帛,微微笑的來回摩挲著橫在腰間的男X手臂,“這樣……真好……真的很好……很好!

    不只是身體的欲念,這是第一次,感覺到他的心回來了。如同以往一樣的,在自己能夠觸M到的地方。

    在她的世界里,他只是最最平凡不過的世間男子。哪怕他的愛霸道無比,會用縷縷情絲纏繞住她,讓她會被緊縛住,被禁錮了,即便如此,她仍會毫不遲疑的給予喜悅回應。

    恍惚間,她突然記起一事:“你……為何……突然會將青云派三代J英滅了個一干二凈?”

    聞言,他挪動了下身軀,摟著她起身,兩人親密的擠在狹長的貴妃榻上。

    靜了半響,他忽問:“難道被滅的人當中有你不舍的?”翻過她身子,兩人面對著面,他薄唇輕啟,低聲道:“即便你再不舍,他也早已化作篩粉,魂飛魄散,入不得輪回了!

    “你……你這人,生生就是個混不吝的!青云派之人是死是活,早與我這叛出師門之人毫無瓜葛,又能有何不舍之人?只是……只是坊間都傳,你這次如此瘋狂,是否……真因著沖冠一怒為紅顏!毙逼擦艘粋眼刀,她嘟嘴嗔道。

    此時,難言的羞啟在她心中蕩漾。哎……那些個話本小說,看多了真真是害人不淺!令她竟也會像凡人那養在深閨中的小女兒家一般,只聽得傳聞中都不能算作是甜言蜜語的一句話兒,便能叫那心兒變得又甜又軟。

    作家的話:

    本來想結了~結果寫啊寫~沒打住~結不掉哈哈~~~~那就只能繼續寫唄~不過也快結了啦!不會拖沓的!我這人脾氣急~最討厭拖拉了!

    男主這種脾氣,估計也算是少女殺手了!哈哈哈!不過應該是重口味少女們更容易被他殺到吧!那種嬌弱的小白花一樣的少女,約莫著會給他這種狠勁兒嚇尿了吧。!

    ☆、小劇場之?妖道?第十五話

    第十五話  斟酌徘徊情浮涌

    他一愣,面皮有些微紅,嘴硬的chu聲回了句:“本座想殺便殺,哪需理由!”

    她眨眼嬌笑,貌似無奈的嘆氣:“是啊。你這事主都沒說話,旁人倒是熱熱鬧鬧的瞎猜一通了。今日忍不住問了出來,只是我臉皮雖厚,聽得你如此說法後,也沒法兒恬不知恥的死賴著朝自己身上貼層那禍水的真金呢!

    抬手主動MM男人的俊顏,她又吐氣如蘭道:“其實,能今日再見你,我很開心!

    他見她神色雖喜,卻似有一絲凄楚,不禁神魂一凜,X臆間被一些東西緊繃的好難受。張了張口!拔規湍惆讯窘獾。你我都知道的,其實有一物是能解此毒的!彼麤]覺察,自己正用一種極詭異的語氣在說話,小心翼翼到不像是他該有的。

    “不用了!彼従徸,收回覆在他臉上的手掌,搖了搖頭淡笑著起身。

    “為什麼!”他目光深邃,眉峰略皺,似乎有些惱了她的任X固執。

    “你必須讓我解毒!”他沈聲要求。

    “不為什麼!世上怎有你這種上趕著逼著人讓你祛毒的家夥!

    她揮袖,手中出現了一套新衣,慢慢穿好,拂平微皺的裙擺,將前襟拉好後朝著他嘆道:“能見你這面,我已滿足。夏侯欽,這重華仙島終歸不是我的地盤,你這主人既已歸來,那我這暫替你看島之人……就能走了!

    “你……你……等等!你的毒還沒解!你不想解毒了嗎?你明知那物只有我能得到,你,你不與我在一起,這世上還有誰能為你解毒?”知她想走,他不僅大驚,心兒更是又急又痛。

    “我真的不想解了它的!卑,他為何就是不信。

    “你瘋了!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她的話太輕太慢,他幾乎快認為自己是否聽錯了。

    她側身,看著他近在咫尺的臉龐,幾近低語的附耳呢喃:“我是真的不要解毒的。那是你給我的,用那種最最親昵的辦法給我的,我要留著它。這樣挺好。只要是你給的,我就喜愛!

    “這樣不好!我決不允許你繼續任X!”他頭疼不已,挫敗的恨不得將她按在腿上好好的打上一頓,讓她醒醒腦子。

    她神情沈凝下來,柳眉似有若無的蹙了蹙,貝齒在唇瓣上咬下了淺淺的印痕。

    腦子一片白糊,她也弄不清自己到底在做些什麼?從他身邊逃走,這舉動實在是荒謬之極?墒撬肓糇∷o她的東西。

    哪怕是毒藥,亦不在乎。只要是他給的,她便會好好的收著。他的J血在她的身體里,早已融入骨血,密不可分。若祛了,那心會死掉的。

    過了好半響,她終略啞的溢出一句輕嘆,柔聲道:“其實,本就是我配不上你。我不知上輩子做了多少好事,今生能得你如此相待。你給我的已經讓我這輩子都還不清了,我欠你的太多!

    她晃晃小腦袋瓜,忽而一笑,“雖然我欠了你好多,可我卻好得意!世上只有我一人能欠了你一屁股債呢!”

    未等他答話,她回眸瞧他,繼續道:“夏侯欽,我想你時心會痛,你現下已曉得那滋味……既已知曉,那你就將毒逼出吧。這算我對你最後一次的請求?珊?”語盡,她步履輕輕走向樓梯。

    “南初夏!”他怒的爆喝一聲,一把拉住她的一只紗袖,近乎咬牙切齒道:“你再敢走一步看看!”氣急攻心的他一張俊顏竟瞬間變得面如金紙!敖o我留下!”

    “不要!我不要!就是不要!”她嚷叫掙扎,衣袖不停翻扯,想要脫開他的鉗制,竄出樓去。

    “由不得你!”他一手抓她,另一手竟已發出白光,似要封住她的修為!班邸邸眳s沒等白光離手,他竟猛的噴出兩口心頭血。

    “啊……夏侯欽!”見他身子竟變得如此不堪,她嚇了一跳。眼眶微微發燙,鼻尖更是一陣酸。

    “我不走,我不走了!我先扶你去趟著好不好!你別嚇我好不好,你接二連三的吐血,這麼大的驚嚇我受不了的!”見他這副模樣兒,她早已頭腦發脹,無心他顧。一心只盼他無事平安。

    “不許走!不準離開我!”他依舊拉著她的那只紗袖,霸道又固執。

    “我不走,不走的。你快點好起來好不好。你這樣讓我真的好擔心好害怕!”她任由他抓著,邊哭邊喋喋不休。

    “若你答應永世不會離開我,我便將自己身上的毒解了去!彼坪踹有些回不過氣力,閉著長眸斜靠在她身上,五官沈峻。

    作家的話:

    謝謝綠茶控的禮物!麼麼噠~

    ☆、小劇場之?妖道?第十六話

    第十六話 鏡里回鸞夕鳥還

    約莫月余後。

    “呼……唔……嘶……”一陣忍痛的抽氣聲後,她對著銀鏡中那衣衫不整的姑娘吐了吐舌。

    那鏡兒不同於市面上那銅鏡般暗不清,被制的極大極亮,泛著亮光。不止映出那張芙蓉面,就連她肩胛上的那處血糊的新傷,也給照了個一清二楚。

    “該死的!青云派那群王八蛋!”她真是快氣到了七竅生煙,頭頂冒火!

    “此仇不報非女子!”心中恨恨嬌怒。撒好藥粉後隨意掩了衣衫,便直接一頭斜倒在貴妃榻上。

    半夢半醒,將睡未睡之際,廊上傳來聲響。她懶懶張開朱唇,“鶴兒,與你說了多少次,不可再偷折島中花草做樂子。若等你家主子回來看見,可得仔細了你的皮!”

    她斜坐起來,轉身側眸,本以為又是那貪玩愛鬧的仙鶴糟蹋了島上花草,待看清來者,本氤氳輕布的大眼驀的一湛。

    “……你,你怎麼了……怎會這樣……”余下的話全堵在了喉頭,她凜凜的直瞪著地板上那具欣長的男X身軀。那男子動也不動,合目抿唇,若非X口有著淺淺起伏,瞧著與死尸毫無分別。

    她手腳發軟的從軟榻上跌落,赤著玉足,連滾帶爬的跪坐到他身邊,努力張了張口,這才勉強擠出干澀的嗓音道:“你,你你……你別嚇我!不過是回趟老家,你之前回去那麼些次,不都沒事!為何……為何這次……早知我就不逼著你解毒了。都是我!”眼眶又濕又澀,雖強忍著,可淚水仍是頑強的溢出。

    “夏侯欽,你醒醒呀。你若是出事,我該怎麼辦?我怕,很怕啊……”低喃著,左X似乎又開始蠢蠢欲動。她太熟悉這滋味了。每每只要想到他,這顆心兒總會變得又緊又熱,反復煎熬著。

    突地,一陣天旋地轉。

    她的裙擺本疊與他的衣袖上,忽而,那只衣袖竟趁機探了進去,修長溫暖的大掌緊緊圈住她右腳腳踝。完全沒想到那‘死尸’會突然襲擊,毫無防備之下的她整個兒往前栽了倒去。

    來不及尖叫,就聽得一聲沈沈的悶哼,身下抵著的是結實寬大X膛。他緊摟著她,身上熟悉的味道將她從頭到腳的纏繞包裹住,密密麻麻的不留一絲空隙。

    “夏侯欽……”柔柔嘆息,“原來你沒事,那就好……你可知……之前那般模樣兒,真真快嚇煞我了!表缀瑴I,粉唇卻已貪婪的尋上了他,嚅嚅的小嘴急切的銜含啃噬。

    他低低的沈聲輕笑,X膛微顫,任由她跨坐在他的腰腹之上,對著自己又舔又啃。

    蔥白如玉的小手急急的扯掉他的腰帶,恬不知恥的拉開衣襟,埋首在他蜜色的頸窩X前又親又咬。雙手扯著他散亂的衣袍,忽然,她不動了,僅是喘息。輕輕地似在隱忍著什麼一般的喘息著。

    適才偷襲她的大手此時覆在她的發間,順著她的發絲溫柔的徐緩撫M!霸觞N不繼續了?身子不舒服嗎?”

    懷中的嬌軀僵直著,仍無反應。他有些焦急,按耐不住的摟著她,翻身將她壓於身下:“怎麼突然不說話了?生氣……”

    戛然收聲,他倒抽一口氣,“你受傷了?!誰干的!”

    她身上牙白G裝滲出赤色,淡淡的在紗籮上暈染開來。

    急切的剝去她染紅的裙衫,見一道不該出現的長痕劃在雪嫩的肩胛骨之上,微微的沁出鮮血!罢l干的。怎會受的傷!”長眸半瞇,下顎緊繃,俊逸的臉龐上一片冰寒霜色。

    她任由他擺布著,浸潤滿水汽的瞳眸癡癡的望著眼前神色嚴峻男人,乖乖的張口答道:“青云派的一些小雜魚,不知為何,這些時日鬧騰的厲害,天天清晨便在島外恬噪,還想捉了鶴兒當坐騎。我被吵的煩了,便與他們打了一架。不小心被刺了一劍……并把我最愛的那件水色長衫給弄壞了呢。那口子劃了好長一道,再難縫補得同原先一般模樣,我……好心疼呢……”

    說著,眼淚不斷的從腮邊劃過,偏嘴硬的要做了一副只因心疼衣衫被毀而不舍的樣子。

    又見她說好心疼,那盈盈的珠淚,墜的叫他也好心疼。

    心中嘆氣,這姑娘不知給他灌了什麼**湯,攪得他在她布的**陣中轉啊轉,怕是這一世也尋不得出路了。

    作家的話:

    道長,就算你裝的再成熟,果然也改不了本質上還是那麼幼稚啊。

    話說為毛男人都這幅德行。

    我老公也是,成天喜歡玩些在我看來幼稚到腦殘的把戲。/(ㄒoㄒ)/~~

    ☆、小劇場之?妖道?第十七話

    第十七話 凝煙弄影面微酡

    “他們吵鬧不休,你等我回後親自出手便是,屆時,將小畜生們是抽筋還是扒皮,自隨了你意。何苦要上前與人干架?雖只是皮R傷,可看得我仍是心疼的緊!遍L指揭去她的淚,那話語中的溫柔又讓她掉出更多淚來。

    她嘟著嘴,忍著傷處的疼痛含淚笑嗔:“知你心疼我,這傷我便覺得受得不虧,你說是與不是?”

    “傻姑娘……”他捏碎一粒丹丸,覆了丹粉與肩胛處。見傷口以R眼可見的速度止了血,眉峰卻揪的更緊:“這傷雖不大,卻深的很,得三五日才能痊愈!闭Z氣越想竭力保持平靜,偏越發的困難。

    見他面色雖如常,可眼底那抹暗色她再熟悉不過。這男人耍起X子來時,心眼兒比針尖還小。

    “不準你幫我,我要自己報仇的!那些小雜魚們我要一個個將他們臉上劃滿大烏G……”她扯著他的寬袖,兇巴巴的要求著。

    他斜望了她一眼,暗自嘆氣,再次被她那些不斷冒出的清淚打敗,長指為了拭了又拭:“行,我答應你,讓你自個兒去一雪前恥,不C手,只替你壓陣!闭Z音略頓,他輕蹙著長眉嘆道:“你是喝了曦澄海水嗎?否則今日怎流了這麼多淚!

    她這人,哪怕有事,也總是寧可強笑,很少哭的。她強笑時,便會讓他心疼不已,如今他才曉得,原來她今日這般流淚不止,竟可以讓他的五臟六腑痛皆痛如凌遲一般,連躲都無處躲。

    “我也不想的……”她吸吸鼻子,羞惱的拍掉他拭淚的手,轉過螓首巴巴道:“今兒個我自己也不知怎麼了,就是心里怪怪的。見著你後,眼睛如壞了似得,一直掉眼淚。怎麼都止不住。我也不曉得為何它們變得如此的不聽話……”

    他握緊了她的柔荑,臉上嚴峻之色盡去,俊顏溫和的漾開一道淺笑,“你若想親自報仇……給那群孽畜劃烏G王八……應該是可以的……”聲線低幽,幾乎快難以聽清。

    “?你……”她心口一顫,似有不好的預感,便連那淚珠,似乎也凝住了一般,不再紛落不停。

    哪知他G本不再作答,右臂猛地一揮,一團白霧已出現在掌中,散發著磅礴仙氣。

    見狀,她神智一清,瞪大了雙目,倒抽一口涼氣。急急掙扎,想要甩脫他的掌握。

    “不要……我不要……放開我……啊……”她到底修為差他太多,被他左手鉗住下顎,硬是將那扭向一旁的巴掌小臉扳回了正面,右掌瞬間便朝她印堂眉心拍去。那團白霧瞬間從闕中沒入。不疼不癢,宛若身子仿佛泡在溫泉中,暖洋洋的,半點氣力也將使不上。

    “放開……壞蛋……我不要祛毒……嗚……我不要你了……”她哭的好不傷心。

    他摟著她苦笑!澳惚仨氁业。你害得我這麼慘。即便我回到三十三重天,逼出了那該死的相思苦毒,卻依舊日日想你念你,你害我得了相思病……怎能不要我?”

    那日他急火攻心,一口氣險些給她激的提不上來。為留下她,他回到太清境大赤天,借父親的混元珠逼出了血脈之中的相思苦毒。再取來修士能用的化仙水,回來為她逼毒。

    一股暖流在血Y中漫布,身子如同漂浮在云朵之上。感到似乎有什麼東西從身體里流了出去,更有什麼東西又在當中不斷充斥填補著。

    “我不要你了……你是壞蛋……我說過我愿意祛毒了嗎……嗚嗚嗚……你定是因著毒里有你的J血……所以你不給我留下……嗚嗚……”她哭的花容失色,氣喘吁吁,偏還倔強的不肯,滿口胡言。

    “你……你怎這般傻氣!”他被她的哭鬧攪的頭昏眼花,一向清明的腦子也變成那漿糊一般,竟隨著她胡言亂語安慰道:“我何時不給你留了?只是這有毒的會讓你身子不舒服,自然要除了去的。等祛了毒,往後你要多少都行,我都給得你起!

    作家的話:

    上頭有人就是好!嘖嘖嘖……仙二代什麼的果然橫著走!

    ☆、小劇場之?妖道?第十八話

    第十八話 玉郎繾綣美嬌娥

    嘎!他都說了些什麼?

    她怔了怔,哭聲夏然而止,聽聞了他的話,紅透了粉面桃腮。

    “你……你……”他都說了些什麼!老天!還能說的如此面不改色心不跳!

    他見狀無奈搖頭,同時兩掌抵上她的背心,徐徐的輸送著體內仙氣入她經脈,來回走著大小周天,試圖將化仙水的效用發揮到最大。

    “你啊……真有那將我生生的玩弄於股掌之上本事啊!

    他的無可奈何里充斥著無盡柔情,讓她想笑,想開心的大笑,卻不知為何淚如泉涌,擦都擦不完,只得邊哭邊笑道:“嗚嗚嗚……你又如同以前那般喜愛我了,不再怪我了是不是……這樣就好……這樣就好……我好歡喜……真的……”

    “是,我其實早不氣了。只是偏了X子,想到你有個青梅竹馬大師兄,便忍不住心中醋的厲害,逼得自己要狠狠欺負你!奔热辉栽谒砩弦咽遣粻幍氖聦,他不再閃避,毫無遲疑的大方承認了。

    “莫再哭了。若你再哭,真要將島給漫了!卑祮〉驼Z,他心中悸動,所有溫暖全為這女子。

    她輕啟朱唇,扭頭覆上他的薄唇。他體內仙力游走在她的經脈,不僅除了她體內的毒,把那一道絞痛二人心口的尖刺也輕易的拔除了去。

    四片唇瓣親昵溫存,他掌中的氣流也漸漸轉弱。她體內的化仙水有他力量的傾注,效用已完全發揮,讓她真正鑄成了與他一樣的無暇仙體。從今往後,修煉之途於她會是事半功倍。

    這樣真好。他嘴角含笑。他曉得,天道終歸是偏愛他的。否則誰能如他這般?

    “初夏……南湖白蘋初夏至……南初夏……”他情生意動的喚著,抱著她喏喏:“……我要告訴你,那一日歸來看你時就想告訴你的……坊間說我‘沖冠一怒為紅顏’,并未言錯。往後,我不會再誤會你傷你,永遠不會了。因為……相思之苦即使解了,依舊心癮難去的……”是的,心癮難去,但他心甘情愿。

    她知道,化仙水全散那刻,她就會疲憊的昏睡過去。但他的唇好軟,X膛好暖,她著實不想舍不得昏呢……

    從此之後,據說那妖道被青云派的女叛徒給迷了神魂,將‘重華仙島’與‘玉京仙境’送與她不提,甚至弄來了些許傳說中那白日飛升成仙之人才可得著一滴的化仙水,硬是生生的為她鑄了靈體。

    消息一出,人們或妒忌,或興嘆,或羨慕。

    世間無數女子更是心中扼腕,為何這幸運之人不是自己。一個叛徒竟能得此青眼,生生糟蹋了一株好草。使得美玉蒙塵啊……

    此刻,重華仙島。

    “小冤家,奴家想你可想的緊呢……你也不主動跟奴家進屋快活快活……真真是好硬的心腸呢!”

    女子著了一身金紅長衫,故作風情的扭到盤坐在長廊夕照之下的男子身邊,坐於他腿上,整個人如若無骨般的癱軟倒入他懷中。

    男人一身白色道袍,寬袍廣袖,墨發隨意的用一G青玉簪散散固定,姿態清俊,臉容俊逸。渾身散發著冰寒之氣,如一座人形雪山,讓人難以親近。

    然而這座‘冰山’對她來說,那是即可橫玩也可豎玩。想怎麼玩,端視她的心情而定。

    他抬眸,瞥了正在賴在自己懷中的人兒,輕笑道:“既然要快活,何須進屋如此麻煩,幕天席地才別有一番情趣啊……”

    聞言,她俏顏緋紅,美眸含水,不禁啐了聲;“去你的幕天席地!不和你鬧了……我……我找鶴兒玩去!”

    他長臂一伸,環住她的腰,摟緊那馥郁的香軀,在她唇上輕舔:“幕天席地的滋味兒你我又不是沒試過……”

    她羞惱不堪,恨不得立馬有個地洞,能讓她遁走了去。

    他放聲大笑,橫抱起懷中已扭成一條麻糖般的人兒,大步踏入了靜室。

    剩下的,當然自是那──旋暖熏爐溫斗帳。玉樹瓊枝,迤邐相偎傍。酒力漸濃春思蕩,鴛鴦繡被翻紅浪。

    --------------【小劇場完】

    作家的話:

    終於寫完鳥~55555~偏偏我手賤~開了新文坑~新文男主就是那個之前小劇場中沒有露面過的求藥之人哈哈。

    新文的男主雖然是個膚白貌美的外表,但依舊是有著強攻男的本質哦。

    誰叫我口味重,只愛強攻!總攻大人萬壽無疆!哦也!

    ps~謝謝絡羽送了2個令牌!還有annie0207的馬卡龍!麼麼噠!

    《

    <

    .
登陸7z小說網(www.0752hotel.com.cn)閱讀《嫖表哥》最新章節^-^[手機版請訪問http://m.7zxss.com]
琉璃神社里番acg※里番-baoyu最新无码网站在线观看-国内老熟妇videoh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