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說網 >> 都市言情 >> 大時代中的小農民(書號:45527

第556章 分手季

作者:醛石
    “你在這里好好陪叔叔阿姨說說話,我回去了。叔叔,阿姨再見!”

    “小桑再見,路上小心一點啊”

    老兩口子笑瞇瞇的。

    等著桑彧離開了,女孩沖著自己的父母抱怨道:“爸,媽,你們做什么啊,我們那最貴的彩禮也沒有三十萬吧?”

    “你這孩子”。

    婦人伸手把閨女拉到了沙發上坐了下來,然后輕輕的撫著閨女的頭發說道:“不要這么多,你大弟以后結婚哪來的房子?而且人家小桑都不生氣你生的哪門子氣?真是女生外向!”

    “閨女啊,不是我們大張口,而是你知道你大弟二弟,不是讀書的材料,干活也不行,吃不得苦。眼瞅著就要說媳婦了,咱們家又什么也沒有,現在誰家結婚不要一套縣城的房子啊,你指望我們老兩口子苦要什么時候才能買的起房子?等我們買的起房子的時候,你大弟二弟的歲數只能娶個寡婦……”。

    漢子絮叨著說道。

    “三十萬,人家小桑一口答應了,這家境真的挺好的”婦人對于準女婿的大方也滿意的很,最主要是三十萬到手,自家大兒子回去就可以找媒婆說親了,而且還得往漂亮了說。

    現在的三十萬別說對于他們這樣的家庭了,就算是對縣城里的中產家庭也不是個小數字,不說別的,就算是省城的房子,現在也不過就是四五千的,都能拿下三室一廳了。

    拿房價來作比較,這三十萬相當于二零二零年的差不多三百萬。

    這樣你便知道為什么這兩口子這么開心了,他們一輩子都賺不回來省城的一套房,現在沖準女婿一張口便有了。

    “他當然一口答應了,他弟弟一輛車子就是一千多萬”姑娘不屑的說道。

    “什么?”

    老兩口子震驚了。

    “你別胡扯了,哪有一千萬的車子,車子金子做的么!“漢子不相信。

    “對,我們大老板的車子也不過一百來萬,一千萬買個車,你覺得你娘真沒見過世面?”婦人這邊也說道。

    姑娘道:“你們真沒見過世面,他弟弟的車子世界上也就三五輛,而且這這樣的車子他弟弟有好幾輛,他們回家的時候都是坐著自家飛機回去的”。

    嘶!

    ”姑爺家真有錢啊”

    兩口子相互看了一眼,突然間后悔了,早知道問姑爺要六十萬的彩禮了。

    有的時候書讀的多不一定有腦子,姑娘就足以說明了,她在說的時候就沒有考慮一下,自己父母是個什么樣的玩意兒。

    原本三十萬彩禮兩口子就滿意了,現在聽到準姑爺親弟弟隨手買個車就要上千萬,那這三十萬的彩禮怎么可能夠呢!

    原本是想給一個兒子買房子,現在老兩口子等女兒回房間,便開始商量著再給二兒子也弄套房子了。

    給二兒子弄套房子之后,兩人一合計,自家兩兒子也不成器啊,這以后就算是有了房子生活怎么辦?次次都找姑爺要錢,那不如一次性要夠了,反正姑爺家也不差百八十萬的!

    于是桑彧這邊就三天兩頭的接到這兩口子的電話,每次都要提一提他們老家的風俗,于是彩禮一路上揚到了五十萬。

    到了五十萬桑彧依舊是應了。心中雖然有點不爽,不過他都和父母說了畢業后要帶妻子一起去美國那邊讀書,現在因為五十萬的彩禮媳婦沒了,也不好和父母說這事。

    桑彧以為這五十萬之后就沒有別的事情了,他真把這事想簡單了。

    他看上這個姑娘,就是覺得農村的姑娘純樸,會照顧人會體貼人,首先這一點就犯了教條主義的錯誤。

    會體貼人會照應人并不是說農村姑娘就一定有,城里的姑娘就一定沒有,這樣的性格看的是人,而不是說簡單的分成城里姑娘和農村姑娘,就像是有人說哪個地方的人都是騙子一樣,這明顯是不可能的,因為騙子這種人哪個地方都有。

    當桑彧再一次接到兩口子電話的時候,桑彧心中已經有點不高興了。

    坐在了餐廳中,而這時兩口子點起菜,完全沒有一周前的那種畏俱與不安了,望著伸出手指不斷的在菜單上戳著的兩口子,桑彧一時間居然有點經歷了甲子輪回的感受。

    “小桑啊”。

    婦人放下了菜單,輕輕的揮了一下手,打發了身邊的服務員,沖著桑彧笑瞇瞇的說道。

    “您說?”

    桑彧依舊保持著恭敬的態度。

    “這彩禮的事情咱們是定下來了,五十萬”婦人說道。

    桑彧心道:總算是完了!

    可惜的是桑彧高興的有點太早了。

    “咱們那邊的風俗結婚可不光是彩禮,這一套的過程中還有很多事情呢”婦人笑瞇瞇的望著自家的準姑爺,看桑彧的模樣就像是在看一只能下金蛋的老母雞。

    桑彧這個時候已經被這兩口子的蠢給驚到了,他簡直不能相信這世上還有這樣的蠢蛋。

    “您說,我聽!”桑彧臉上的笑容更盛了三分。

    要是真了解桑彧的話,一準知道這小子惱了。

    這架式傳自于他老子桑柏,屬于遺傳越是生氣的時候越平靜,發大火摔杯子證明火氣不大,古井不波的時候那才是暴風驟雨的前兆。

    當然也不是所有的孩子都遺傳了這一點,桑老三和桑老四那是屬狗臉的,不高興瞬間就吡牙,不開心全寫在臉上。至于桑老五,現在還穿開擋褲露著小雀兒呢,還看不出來是什么樣的性格。

    “彩禮說好了,接下來咱們就說說五金的事兒,五金就是金鐲子,金項鏈,金戒指,金耳環和金簪子,女孩出嫁的時候頭面首飾”。

    桑彧是被惡心到了,心道:真俗到家了!

    桑彧從小到大也沒有見過母親戴過這些玩意兒,別說母親了,村里的三姑六嬸也沒有戴過,好這些的人戴的不是鉆石的就是寶石的,誰這么沒品味戴個純金的玩意兒,搞的跟暴發戶似的。

    不過轉念一想,這可能是風俗,因為不是隨便一家就是柳樹莊鄉親們的身價,普通百姓結婚的時候穿金戴銀也說的過去。

    “這沒有問題,我給小芹準備的只能更好不可能差的”桑彧說道。

    “這我們是放心的,不過可不光是這些”漢子張口說道。

    “那您繼續”。

    “我們那邊的規矩,從進門接親開始,新媳婦的腳是不能落地的,所以從坐床到車上,要讓她弟弟背著過去,這背得給紅包,八萬八的紅包!”婦人看了一眼桑彧。

    桑彧不吱聲了,他現在心中想:你們那的女人都是金子做的,還是你們那邊一個個都是千萬身家?

    “你來接親的時候還得給改口費,這個是六萬八,上車的時候還有上車費,十六萬八,168一路發討個吉利么……”婦人說道。

    桑彧心中煩透了,不過他依舊是沒有吱聲。

    婦人以為準姑爺是默認了,繼續笑瞇瞇的說道:“下車費是十八萬,還有孩子的姑姑姨娘這些的,你到時候都要給紅包……”。

    桑彧這邊算了一下,自己這婚結的怕是沒有兩三百萬打不住了,最后聽到還要給兩個小舅子的見面禮,他實在是忍不住笑出了聲。

    “小桑,你笑什么,這可是我們那里的風俗!”

    桑彧沒有看婦人,而是轉頭望著坐在自己不遠的女友,輕聲問道:“你也是這么想的?”

    姑娘沒有答話,而是把頭低了下來,一聲不吭。

    “你覺得這些都該是我要出的?”桑彧又問了一句。

    姑娘繼續沉默。

    此刻桑彧的心涼透了,以往對這個姑娘種種的美好似乎都成了他自己的想像。

    等了姑娘差不多一分鐘,見她依舊不言語,桑彧站了起來。

    沖著兩口子說道:“叔叔,阿姨!我出去一趟”。

    不等兩人說什么,桑彧自顧自的出了門,來到了總臺把賬給了一下,同時把房間的賬給也結了。

    轉回到了屋里,桑彧沖著這一家子說道:“叔叔,阿姨,單我已經買過了,還有房間到明天中午十二點,如果您二位想繼續住呢別忘了去總臺續,我還有事情,我先走了”。

    說完桑彧直接扭頭就要離開。

    “桑彧!”

    姑娘驚慌的站了起來。

    桑彧停下了腳步,張口說道:“咱們倆真的不合適,我們家的門楣太小了,娶不了你進門,對不起啊”。

    “桑彧!”姑娘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么好。

    桑彧道:“就這樣吧!”

    說完大步流星的出了門,然后消失在了三人的視線中。

    哇!姑娘一下子捂著臉哭了起來。

    兩口子也愣住了。

    “這是怎么回事”婦人這邊驚慌了起來。

    漢子也道:“怎么一下子就鬧成了這樣,不合適咱們還可以商量啊,你看看這人性子也太急躁了”。

    “誰說不是呢,就這樣的脾氣以后怎么得了”婦人也道。

    錯都是別人的,自己總是對的。敢情自己想把別人家的錢往自己兜里劃啦就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這一家子真是的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桑彧出了門,到了酒店樓下讓司機開車走人。

    看到桑彧臉色鐵青,司機也沒有多問。

    “去學校?”

    “回院子去”桑彧現在覺得自己像是被什么東西給抽空了似的。

    回到院子,桑彧便把自己給關進了屋子,拿出了酒開了一包零食,就這么喝了起來。

    咚咚咚!

    不到十分鐘,門口傳來了敲門聲。

    “誰?”

    “我!”

    桑彧打開了門,叫了一聲:“大哥”。

    “一個人喝悶酒?”桑詡望著弟弟紅撲撲的臉蛋說道。

    “心里不痛快”桑彧說道。

    桑詡笑著坐到了桌子邊上,隨手拿了個杯子給自己也倒了一點:“來,我陪你喝點”。

    就這樣兄弟倆坐下來一起喝起酒來了。
登陸7z小說網(www.0752hotel.com.cn)閱讀《大時代中的小農民》最新章節^-^[手機版請訪問http://m.7zxss.com]
琉璃神社里番acg※里番-baoyu最新无码网站在线观看-国内老熟妇videoh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