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小說網 >> 科幻小說 >> 心肝(書號:45528

第三十七章

作者:長著翅膀的大灰狼
    .

    醫院產房外的走廊寬闊幽長,頂上的燈光柔和,粉色墻壁上掛著色調溫馨的畫,可惜這些對此刻的壓抑氣氛毫無幫助。

    墻邊的長凳上坐滿了各科的醫生護士,都是被招來隨時待命的,不約而同的沉默著等待,有幾個不時抬頭悄悄望一眼那個高大的男人,就立在產房門前,背對著他們,沉穩的背影散發著強勢而冷厲的不安。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遲遲沒有人推門出來報喜,氣壓已經低的呼吸都不暢了。

    忽然那門被推開。

    孫醫生邊解口罩邊從里面出來,鄭翩然上前一步卻腳一軟,站定深吸了口氣,才開口問道:她怎么樣了

    翩翩和雅琪立刻圍了上來,七嘴八舌的問:生出來沒有

    是男孩子還是女孩子啊

    哪那么快啊孫醫生搖頭,口才開了一指呢。

    辛辰比了比自己的手指,不著頭腦:那還要多久才能生完啊

    等著吧,最少幾個小時,一兩天也有可能。見三個小姑娘齊齊白了臉,孫醫生又安慰:她身體素質不錯,孕期保養得也很好,胎兒的一切指標都正常,沒有問題的。生孩子嘛都這樣,你們不用大驚小怪的。

    她話音還未落,鄭翩然就已鐵青了臉大步向前,推開門就要沖進去。

    翩懷連忙整個人從后撲上去拖住他,辛辰與翩翩,一邊一個架住他兩個手臂,雅琪張著雙手擋在產房前。

    宋業航也來勸:既然醫生都說了沒問題,你也別太著急了,你這樣沖進去,里面醫生手忙腳亂不說,反倒嚇著小辛了。

    鄭翩然那表情,好像他正被油煎一樣,被四個小的攔的死死,怒火滔天,偏偏無可奈何,猶如困獸,最后壓低了嗓子不甘心的吼了句:好端端的生什么孩子

    這眾人都是一腦袋黑線。

    而辛甘此刻,正在安靜的產房里迷迷糊糊躺著,她感覺到周圍人影重重,不時有人過來溫聲勸慰,還喂她甜膩膩的巧克力或者溫水。

    肚子一陣陣的絞痛,不知什么時候稍微清醒了些,雖然已經疼的沒有力氣了,耳邊還是聽到孫醫生熟悉的嗓音,繪聲繪色的說著外間的事,學到鄭翩然那聲低吼時,一屋子神經緊張的醫生護士都笑了起來。

    辛甘豎起耳朵聽她說完,雖然身上還是一陣冷一陣熱的難過極了,心里卻像被熨過了一樣,溫暖而平穩。她忽然就有些后悔,起先不該拒絕他陪同進來的要是現在他正立在一邊握著她的手,看著她這樣渾身冷汗的掙扎,痛極又狼狽的樣子,不知道他會怎樣的跳腳發脾氣呢

    呵呵

    這樣想著那個叫鄭翩然的男人,思維發散開來,越來越急促的疼痛也就不那么難熬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助產師沉穩而有節奏的用力口號聲里,呼啦啦的一陣熱流,然后她聽到啪的一聲清響,隨即嘹亮的哭聲震天動地的響起辛甘頓時渾身輕松,筋疲力盡的軟子,遠遠的聽到孫醫生又驚又喜的連聲叫著:生了生了快去個人到外面報信快去快去再慢一會兒醫院都要被他拆了

    辛甘想說等等、幫我帶句話給他吧,可嘴唇剛動了動,人就控制不住的無力昏睡了過去。

    她這一覺睡得天昏地暗,再醒過來時已經是第二天的夜晚了。

    沿墻壁的幾盞暗燈開著,暖黃色的光線昏沉,她一睜開眼就看到窗前站著的人,背對著她望著外間的夜色,遠處星光璀璨,他側著臉只見唇線緊抿。

    翩然。她聲音微弱。

    那個背影難以掩飾的一僵,立即的轉過身來,卻在一半時頓了頓,然后面對她的時候,表情已經平靜,甚至帶了些許他平常的微不耐煩樣子。

    醒了。鄭翩然走過來,俯身撥走她臉頰上一縷汗濕的發,手上動作輕柔溫和,語氣卻仍然平平:你想不想吃點什么

    辛甘定定看著他,忽的笑靨如花,還在生氣嗎

    鄭翩然站直了身體,眼神刻意的壓冷下去。

    我也沒料到會那個時候生嘛明明想軟語討好一番的,想起那場驚天動地的求婚,她就忍不住笑,對了,我的求婚戒指呢

    還沒到戴上戒指的步驟,就忍不住去生孩子了

    他黑著臉從口袋里掏出一個小盒子,重重拍下,輕輕放到她手里。辛甘看那個盒子眼熟他求婚前幾日言峻來家里,她曾見言峻將這個小盒子給他。

    是從那顆星星上弄下來的嗎她在枕上歪了歪頭,語氣格外的討好,天下無雙呢

    鄭翩然默默將戒指給她套上,雖然與他策劃了這么多年的求婚相差甚遠,但難得她真心實意的向他撒嬌討好,也不枉他大費周章,又欠下言峻這個天大人情。

    牽她戴著戒指的手指在唇邊吻,鄭翩然神色頓時溫柔。

    哈嘍門被推開一點點,辛辰伸進來一個頭,沖表姐眨眨眼睛,你醒了喲,想不想見一見你新出爐的兒子呀

    辛甘急忙撐著要坐起來。

    鄭翩然按著她肩不許,轉頭瞪了辛辰一眼,把他抱過來。

    他兩手上還纏著繃帶,辛辰心中有愧,吐了吐舌頭沒敢回嘴,推開門,她身后抱著孩子的雅琪與翩翩、翩懷兩兄妹一擁而入。

    宋業航也來了,鄭翩然與他說了幾句話,眼睛卻一直沒停過瞄向床上的人。

    不讓她坐起來,怎么還非要坐起來呢

    那小子八斤多呢,抱這么久胳膊怎么吃得消

    辛辰那個討厭的瘋丫頭,一定要想辦法快點把她嫁出去。

    宋業航微微的笑,瞧眼前人這副心不在焉的模樣,哪里還是聲名如雷的鄭大總裁。

    好了,我們先回去吧,小辛需要休息,你們幾個這么鬧騰她怎么休息得好啊把四個小的帶了出去,他拍拍女婿肩膀,我們明天再來。

    鄭翩然送人到門口,回來她還坐著,臂彎里躺著熟睡的嬰兒,嘴巴里正吐泡泡。

    辛甘低著頭看著他,極溫柔的勾起了嘴角,笑容仿佛無聲開放的蓮花一般。

    他不由得輕了腳步,在床邊坐下來。

    翩然,她溫柔的貼著兒子的小臉,輕聲說,你給他取名字了嗎

    嗯。男人極力的抑制將那小子從她懷里扯出來、換上自己的沖動。

    叫什么啊她竟然還無比溫柔的親了那小子一口

    鄭恒。聲音硬邦邦的。

    辛甘顯然對這個名字的第一印象十分一般,皺了皺眉,遲疑思索狀。

    于是鄭翩然就更不爽了,清咳了一聲,淡淡的提議道:你不喜歡那么換一個吧鄭討厭、鄭不應該來

    辛甘立即表示鄭恒這個名字真是又好聽又好記又寓意遼遠深刻,再合適不過了

    鄭翩然勉勉強強的哼了聲。

    辛甘松了口氣,垂著眼睛心想:其實有些人啊,叫什么翩然呢明明一點兒也不灑脫大度嘛自己的兒子都這么計較,鄭小氣、鄭不可理喻什么的,最適合他了

    鄭翩然哪里知道她此刻腹誹,她抱著孩子靠在自己懷里,低眉順眼的,他心情漸漸就變好?諝饫镉行,他捂熱了她手,將被子拉高些。

    屋子里很安靜,她倚著他調整了一個舒適的姿勢,抬眼平靜而柔和的看了他一眼,緩而輕的笑了笑。

    她今天這么開心,一直笑,笑得實在好看。鄭翩然伸出手,在她眉骨上輕劃,然后是眼尾,失去紅暈的臉頰,生產時候在劇痛中咬破的唇。

    遭了那么大的一場罪,卻又是因他而起的,明明又怒又怨,心情卻不知為何,就是壞不起來。

    有種酸酸甜甜的感覺在心尖上打著旋,醞的他竟然鼻頭發酸。

    懷里的小小嬰兒,扁了扁嘴,睡夢中也不忘和他老子作對,哇一聲打破了這難得的溫馨一刻。

    辛甘喔喔喔的輕聲哄,手下輕拍,鄭翩然擁著她冷眼看了會兒,嘆了口氣,俯身用臉頰貼了貼那團香味,蹭了蹭,遲疑卻極溫柔的親了他一下。鄭恒難得的給了他老子一個面子,漸漸的停下大哭,張著嘴繼續呼呼的睡。

    真討厭。他無論如何壓抑都仍顯得溫柔無比的嗓音,伏在她和孩子之間,沙啞的說。

    月子里不能哭,辛甘抬頭將眼淚滲回去,哽咽著笑了一聲:像他爸爸啊

    鄭翩然抬起頭,擁過他們母子,淺淺在她眼角吻了一下,好吧我承認。

    如果像他媽媽的話,就一點兒也不討厭了。

    說來這小子也算有福氣的,能有萬幸由他最心愛的人生下,再討厭他也會對他很好很好。

    產后的女人據說會變笨哦所以她才到現在還沒有想到吧恒字,是豎辛旁的呢。

    我心,永恒。

    完結

    .
登陸7z小說網(www.0752hotel.com.cn)閱讀《心肝》最新章節^-^[手機版請訪問http://m.7zxss.com]
琉璃神社里番acg※里番-baoyu最新无码网站在线观看-国内老熟妇videohd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